正北方網 > 文化 > 悅讀 > 正文

紅召九龍灣

作者:賈清山 責任編輯:何娟 2019-07-04 09:18:43 來源: 正北方網-北方新報

紅召歸來不看山,九龍歸來不看灣。

這是2016年夏季初次游玩九龍灣歸來后的感慨,雖然有些夸張,但是在蒙古高原地區,九龍灣確實是一處保留了原始地貌的自然景觀,至少給我留下了比較深的印象。

原來在工作單位是個出差達人,工作性質的緣故五六年的時間內走了全國很多地方,除了西藏沒有去過,其他的省份或多或少的都曾經留下過足跡。一路走來,也游歷過許多的名川大山,跨過數不清的江河湖泊,但是基本上是行色匆匆,留下的印象不是人多就是煙火氣太重,而且人造景觀居多,想拍個照片留念總有搶鏡的。對于我來講我更喜歡在領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同時,能夠遠離世事的紛擾和城市的嘈雜。在九龍灣我體會到了,沒有電話的擾心,也不必急于行程的安排,放慢腳步、放慢心情,身處其中用心去貼近自然,享受內心的那份寧靜。

九龍灣位于卓資縣西北部,在旗下營鎮和紅召鄉境內,屬陰山山脈大青山的分支。九龍灣蜿蜒曲折,因其自然形態宛如九條龍橫臥在大青山間而得名。以其山、溪、瀑、泉而著稱。

幾乎每年夏天都要到九龍灣游玩個兩三次,今年六一也不例外,帶上兒子從省道下來一路向北,伴著高山和潺潺的小溪,沿著山間蜿蜒的水泥路向里走,一步一景在這個時候得到了充分的表現。每次我們都會在快到景區時一個大U型彎這里停下,走過山溝里的草坪,踩著鵝卵石躍過清澈的小溪,這里有一座孤零零的山頭,南西東三面都是懸崖峭壁,只有北面可以爬上去,起初是一條密林中游人們踩出的砂石土路,可以登到一個緩坡處,再向上就有難度了,是沿著山勢在巖石上鑿出的一條之字形石階,坡度很陡,兩邊沒有護欄,只能手腳并用往上爬,石階上長滿了青苔,很滑。每次來之前都想征服這座山頭,但是這次又失敗了,究其原因是沒有了當年策馬馳騁浪跡天涯的豪情與灑脫,多了一些令人割舍不斷的牽掛,尤其是看到兒子跟在我后面努力向上攀爬的身影,我退卻了,擔心他有危險,雖然他一個勁兒地催著我向上爬,嘴里哼唱著剛學會的《我們走在大路上》,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最終還是在我的規勸下原路返回。

在溪邊找個平坦的地方搭起帳篷,這個時候市區里應該熱得像蒸籠一樣,但是在九龍灣里卻出奇的涼爽。天空藍的清澈透明,坐在溪邊的亂石上,聽汩汩的流水聲,看著遠山上翠綠掩映下的星星點點的牛羊,很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田園意境,令人心曠神怡。兒子不知疲倦地時而追趕蝴蝶,時而在小溪邊撈蝌蚪、時而在帳篷里鉆進鉆出。

蜿蜒崎嶇的山路仿佛沒有盡頭,不知道轉過多少個彎才能到達景區,景區里有高山纜車、滑草等娛樂設施。記得有一年國慶節期間禁不住兒子的軟磨硬泡坐了一次纜車,隨著纜車的緩緩升高,收入眼底的到處是層林盡染的秋天的美景。山頂上可以向東臨崖欣賞綿延起伏的山景以及山下如蟻的行人;向西可以欣賞秋天日落的景象。或者踏進茂密的原始森林,踩著厚厚的軟綿綿的松針,在時緊時慢的松濤聲中忘乎所以。

歸來時路過一個山村,看到一戶人家的門前坐著一位老者,兒子竟然脫口而出“孤村孤樹孤人”,于是便啟發我有了下面的拙作《天凈沙 九龍灣》:“天高云淡風輕,鳥吟牲鳴心暢,林密草青溪長,峰回路轉,遠山層巒疊嶂。”

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

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奔弛宝马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