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網 > 文化 > 悅讀 > 正文

家有老爸樂事多

作者:楊 鈞 責任編輯:何娟 2019-07-04 09:17:19 來源: 正北方網-北方新報

老爸是位鐵路老警察,忙碌大半生。我擔心他退休后,突然閑下來,會不會著急。

從小生活在鐵路圈子,感覺城市中鐵路生活相對封閉。曾經住宅有鐵路小區,看病有鐵路醫院,上學有鐵路學校。鐵路好像是“城中村”。鐵路人稱村外的叫“地方人”。長期這樣背景,退休后的老爸,因長期一個圈子,少與“地方”溝通,會不會單調。

在這城,老爸屬于早期外來戶。省城學校畢業后,工作分配到這里。平時關系走動,多是老媽娘家人。老爸在這座城里,沒有發小,沒有同窗好友,沒有知己。有天追部有關父親電視劇,忽然想老爸退休了,會不會如劇中老人憂郁起來?

在我眼中,老爸一直是先進工作者,整天忙于工作,似乎忽視了我們的成長。有時和老爸開玩笑,看看我們現代人整天忙的,以子女為中心,從胎教開始,興趣課,文化課,課課俱到。哪像當年我們一群發小,都是靠天收。

小時候,老爸經常公務開會學習。最喜歡是帶回的列車面包,車上烤爐烘烤而成,脆皮麥香味,包裝紙上印有內燃機車圖案,車廂里推車專賣。面包很香啊!每次撕下一小塊,細嚼慢咽。

小時候,最樂意的事,是清晨醒來,忽然發現枕頭上,多了老爸從省城書店買的小人書、童話選。

小時候,最高興莫過于坐在老爸的鳳凰自行車上,像被老爸環抱一樣,去郊外兜風,看花草,望河流,一切都動感起來。

小時候,記得老爸是煙民。每忙于單位文字材料,煙缸里總堆滿煙蒂。平屋小房內,彌漫煙氣的燈光會點到深夜,桌案的稿紙,伏案的背影,成為童年的記憶。

后來,老媽抱怨說,這煙味怕是熏了孩子,也壞了身體。老爸說那就戒吧!老爸抽了多年的煙,戒了!只不過寫稿時,房間多了響動,沏茶頻率高了許多。

老爸正式退休那天,在鏡前站了許久。他將脫下的藏青色警服疊得整整齊齊,和柜中那藍色的、白色的、橄欖綠的警服放在一起,半晌沉默。

次日,老爸正式開始了他的退休生活。

起早,去小區外公園里鍛煉。做早餐,老爸北方人,做得一手好面活。陪老媽去菜市,幫著接送上學的孫子。老爸不喜歡棋牌,好像沒發現特別的愛好。我想時間久了,閑下來的老爸一定會很著急的。

一段時間沒回家,我琢磨起老爸這段日子。回到家,進家門,聽到二胡聲。看見老爸正看著曲譜,拉著弓弦。這都開始民樂了?老爸說,當年愛好,因為工作忙的緣故,也就隱藏起來,現在有時間了。

再過段時間,老爸樂器柜里,多了葫蘆絲、嗩吶、笛簫。老媽說,你老爸現在忙著呢,每天上午老年大學聽課,下午要回家練習。一天安排滿滿。

一日翻早報,忽然看見老爸圖片。老爸正吹奏著巴烏,圍著幾位老人各持樂器,形成一支民樂小樂隊。后來碰見早報攝影記者,提起老爸那張照片。記者笑著說,楊老是你的父親,好樂觀呀!我是被他們氣氛感染的!

有一天,老爸來電話,說好像記得我有本電腦入門書。我說,是啊!您看?老爸說,報了老年大學的電腦班,補上電腦常識課。那段時間,書房燈光下,色彩與內容變化中的屏幕,伏案背影,聽見鍵盤遲鈍敲擊的聲響。

這日,給老媽去電話,說我剛收到的餐具不錯,在淘寶上再給您拍一套。老媽說,不用的。現在家里有的吃穿日用,都給你老爸在網上淘了。我忽然想起來了,前些日老爸說我們要跟上時代,少埋怨社會,多不斷學習,多掌握技能,多轉換觀念。

午間回家吃飯,問老爸最近追劇沒?有部諜戰劇火得很。老爸說,現在很少開電視,沒時間追劇。上午去老年大學,中午休息,下午練琴,晚上關注新聞時事,沒有大段時間追劇了。逢有空,還要組織樂隊練習合奏。

晚上,閑捧手機。忽然家族微信群里跳出鏈接,打開一看,原來是省晚報的公眾微信平臺,閃出一組圖片,報道跨市兩地文藝交流匯演。老爸他們民樂隊做開場演出,老爸在前臺正指揮著。

看到晚報攝影記者正熟悉,微信問去。記者發來笑臉表情說文藝交流反響不錯。開場的老年民樂隊指揮是楊會長,楊會長是您的父親?會長?啥時忙成會長了?聽著像領導一詞兒,我回家看看,問個究竟,順便混個飯吃。

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

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奔弛宝马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