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網 > 新聞 > 內蒙古新聞 > 新報調查 > 正文

13歲女生墜亡背后的生命拷問

作者: 責任編輯:張彬 2019-06-27 09:36:49 來源: 正北方網

 

 李小蓮生前寫下的作文《珍惜所擁有的時間》

  

出租屋墻上掛著大大小小的獎狀

  

武川縣第三小學

6月24日,呼和浩特市武川縣教育局相關負責人第五次約見墜樓女生家長商談賠償事宜,家屬的索賠金額從最初的200萬元降至100萬元,雙方意見仍舊沒有達成一致。此時距離13歲女生墜亡已經過去11天了,尸體至今仍停放在當地縣醫院的太平間,只留下幾頁遺書和一句“我想找一個有藍天白云快樂的地方”……

放學后沒有回家

6月24日上午,剛剛下過一場雨,位于呼和浩特市武川縣雙擁東街的武川縣第三小學,仍舊籠罩在“13歲女生在校內墜亡”的陰霾之中。

“我不清楚”“聽說(她)跳樓了,現在走在教學樓附近還有點害怕”……正值中午學生放學期間,記者問及13歲女生墜亡的事情,武川縣第三小學的學生都顯得很謹慎。

墜樓女生系該校六年級(四)班的學生李小蓮(化名),6月13日22時許,直到接到家長的電話,班主任賀淑清才得知學生李小蓮沒有回家。賀淑清于是立刻聯系校長組織力量搜尋,同時撥打了報警電話。22時50分許,當大家拿著手電筒在學校教學西樓后面找到仰臥躺地的李小蓮時,她早已沒有了生命體征。一朵還未來得及綻放的花朵在這個夏天就這樣匆匆凋零了,令人困惑的是,一個才13歲的孩子怎么就對生活失去了希望?是什么可怕的力量驅使她決然的從4樓跳下?

據武川縣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現場勘驗后做出的結論,李小蓮系自己墜樓死亡,排除他殺。

班主任: 不存在體罰學生

賀淑清在武川縣第三小學執教近30年,她是李小蓮的啟蒙老師,從一年級一直帶到六年級。在賀淑清的印象中,李小蓮長得很好看,個子1.6米以上,胖乎乎的,平時不怎么愛說話,學習成績很好,全班近60名學生,李小蓮排名前15名。

李小蓮的出事,同時也將這位老教師推上了風口浪尖,這些天她經常被人問及“是否存在體罰學生”之類的問題。賀淑清搖了搖頭對記者說:“真的沒有體罰過學生,也不存在校園欺凌。這孩子性格很內向,平時在班里要好的同學也就兩三個,出事那天剛剛參加完兩場考試。下午5點20分放學以后,我安頓了日常負責班門管理的兩位同學去查看,確認班級內沒有滯留的學生才上的鎖。即使是鎖了門,后門從班級內還是可以打開的。誰知當晚就出事了。”賀淑清告訴記者,李小蓮是那種“心里做事”的人,文筆很細膩,猶記得她寫過一篇《第一次走夜路》,還被當成范文在全班朗讀。

家人:生前未發現異常

李小蓮是一名走讀生,平時和母親在學校附近的出租房居住,偶爾會到距離學校不遠的姑姑家。出事當天,她在姑姑家吃了最后一頓午餐。

李小蓮的姑姑李從弟(音譯)租住在學校對面一處不足20平方米的平房里,記者去時,李從弟一家正在午睡,兩個小孫女在炕上玩耍。李從弟抄著一口當地方言說:“娃娃出事前兩三天一直在這里,看上去挺正常,沒發現不對勁的地方。中午吃的是燜面,她回來時還拿著作業和準備送給老師和同學的畢業禮物,晌午一點多就走了。”李從弟表示,直到晚上8點多接到弟媳的電話,她才知道侄女沒有回家。

在李小蓮和母親居住的出租屋內,一面墻上掛著大大小小的獎狀,“知識競賽二等獎”“繪畫比賽一等獎”……李小蓮生前穿過的衣服,依舊整整齊齊掛在衣柜里。“真的沒有想到她會走這一步啊,怎么就跳樓呢?從來沒有發現過有抑郁的傾向啊?”李小蓮的母親蘇繡仙痛哭出聲,她告訴記者,她和丈夫老來得女,一直寶貝的很,女兒也很爭氣,出事前剛剛拿到武川縣第三中學的錄取通知書。對于坊間流傳“蘇繡仙是其丈夫李二猴買回去的媳婦”一說,蘇繡仙矢口否認:“我是云南彝族的,有個老鄉去武川賣茶葉,認識了我丈夫,便從中牽線說媒。那年我36歲,他43歲。”

當天下午,記者驅車來到李小蓮的老家武川縣大青山鄉水泉村,位于村南頭的老屋上著鎖。“二猴老實巴交的,從來沒跟人紅過臉。”據一位姓孟的村民講,從小蓮上幼兒園開始,夫妻倆就兩地分居,媳婦在縣城租房陪讀,李二猴靠村里種地和在外打零工養家糊口。就在出事前幾天,小蓮的母親還在村里的向日葵地鋤地。

生前留下多份遺書

武川縣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此前披露,李小蓮墜亡前曾寫給父母、老師、同學多份遺書,并在一筆記本內先后留有遺言。武川縣教育局分管安全的副局長周奇賢向記者證實了此事。當天得知李小蓮失聯的消息后,周奇賢火急火燎地趕到學校,當他和老師們從后門進入班級以后,發現李小蓮的課桌上整整齊齊擺放著水杯、扎辮子的皮套和書本,其中幾頁作業本紙上還寫著給老師、同學和父母的遺書:“感謝老師這么多年的培育之恩,我知道選擇去死,對不起你,下輩子還做你的學生。”“你早上背5個單詞,晚上背5個單詞,英語成績很快就提高了。”“抑郁癥太可怕了,我承受不了了,我要找一個有藍天白云快樂的地方。”……看到這些東西,周奇賢當時就有了不好的預感,當即派人到教學樓兩側查看,隨后便在兩座樓之間發現了失聯女生的尸體。

“通過調取監控發現,這名女生在窗戶上倒著坐了很久,身體一點一點向外挪動,直到當晚19時50分,才放開了手從4樓墜落了下去。從孩子放學到家長通知學校,中間失聯了近5個小時,如果早在孩子失聯一個小時哪怕兩小時之內聯系學校,也不至于發生這樣的悲劇!”周奇賢痛心地說。

李小蓮的父親李二猴是在女兒出事的第三天才在公安局看到遺書。“平時對閨女管教的少,出事后腦子很亂,警察讓我確認是不是閨女寫的,我看了一下似像非像,不敢確定。后來警察就拿著作業本去進行比對。”李二猴說。

6月24日下午,記者來到武川縣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希望能夠看一眼墜樓女生的遺書。辦案民警稱,事發當晚確實在課桌上發現了遺書,但是目前所有證據都已經封存,還不能公布。

敲響生命教育的警鐘

記者采訪中了解到,武川縣第三小學始建于1963年,培養了數以萬計的學生,這起學生墜亡事件是建校以來發生的第一起,也給學校生命教育敲響了警鐘。

武川縣教育局副局長周奇賢表示,在當前應試教育體制下,包括老師、家長在內都在抓學習、抓成績,卻忽略了對學生的生命教育。生命教育不單單是教育孩子安全第一,不要自殺、自殘,而是更要有尊嚴有意義的活著。“生命教育的第一任老師就是父母。當前,很多父母在外打工賺錢,把孩子送到縣城或者市里讀書,出發點雖好,但家庭教育的長期缺失,很容易影響孩子的性格,產生自卑、逆反心理。”周奇賢認為,如何讓孩子學會敬畏生命,找到自尊、自信,需要家長和學校共同努力。如今,武川縣各個學校已經在大力推廣社團活動,例如書法、繪畫、電子琴、手工藝、足球等社團,讓每一個學生在自己的興趣愛好領域找到尊嚴,找到自己的存在感。此外,學校今后還將經常性開展安全教育、心理輔導,教學生尊重生命,愛惜自己的羽毛。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去年寒假,李小蓮還曾寫過一篇作文《珍惜所擁有的時間》,文中寫道:我很害怕讀完六年級的時候,因為我們大家將跨入中學的大門,朋友們即將分離,那時我就明白“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這句話了……

學校應加強教育機制改革

自殺,一個極其沉重的字眼。13歲正是無憂無慮的年紀,可能患上抑郁癥嗎?6月24日,記者就此事采訪了諾焱心理咨詢中心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王志紅。她告訴記者,抑郁癥沒有年齡界限之分,青少年抑郁癥多是個人性格因素及較重的學業壓力引起,應廣泛引起家長和學校的重視。

王志紅分析,從李小蓮的遺書雖然不能斷定其是否患有青少年抑郁癥,但肯定是有抑郁情緒存在的。抑郁情緒的出現,一般都有一些心理或精神的促發因素,如青少年的重大生活事件、父母對子女采取排斥或漠不關心的態度;早年曾有嚴重的不幸經歷,以及身患疾病、人際關系不協調、學習壓力大等,均易于誘發抑郁情緒。同時,性格內向、不愛人際交往、孤僻多疑或遭受意外挫折的人,很容易陷入抑郁狀態。王志紅認為,對于青少年自殺事件,社會、學校和家庭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社會應該營造一個和諧綠色的環境,不要給青少年心中留下一種錯誤的觀點,在遇到挫折時,認為自我毀滅才是唯一的解脫方式。學校更應該加強教育機制的改革,為青少年營造一個良好的學習氛圍。而家庭更是青少年的心靈支柱,和睦的家庭生活才是青少年健康成長的關鍵。文·攝影/北方新報融媒體記者  張巧珍

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

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奔弛宝马注册